内容正文

而五明说什么当时善谛咬住那色目人的脖子

日期:2020-06-08 12:35 作者:admin 点击数:
这话一出口,丰干只觉如晴天一个霹雳。他隐约觉得那色目人定是个妖人,善谛大师说不准便死在那色目人手上,没想到竟然是那色目人死在善谛大师手上了。而五明说什么当时善谛咬住那色目人的脖子,这番情景他根本想不出来。他顿了顿,壮起胆道:“真的么?真的是善谛大师?”五明脸上闪过一丝阴郁,点点头,道:“那时我也吓得魂不附体。善谛大师一向法相庄严,对人和蔼可亲,阖寺僧众对他极其尊敬,没想到他竟然会变成这副样子。那刻他一脸狰狞,便如妖兽,我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生怕善谛大师会扑上来,可双脚也软了,正想逃,这时却突然听见善谛大师在叫我。他说:‘五明,五明……’”五明这般称呼自己,声音甚是虚弱,想必是学那日善谛大师的声音。丰干听得发毛,睁大眼,连大气都不敢出,恍惚中觉得五明的脸也变成了当时的善谛大师。五明忽地叹了口气,道:“幸好我还有胆子回头。刚一回头,却见善谛大师脸上多了一层神光,虽然他口角之处都是鲜血,却仍回复了平时的模样。我壮起胆,也不敢走得太近,道:‘大师,这是怎么回事?’善谛大师盯着我看了许久,忽然叹了口气,嘴里念道:‘一切如来神力所护,其处不为恶风雷雹霹雳所害,又复不为毒蛇毒虫毒兽所伤,不为恶星怪鸟鹦鹉鸲鹆虫鼠虎狼蜂虿之所伤害,亦无夜叉罗刹部多比舍遮癫痫之怖,亦不为一切寒热诸病疬瘘痈毒疮癣疥癞所染。’”这一段乃是唐密宗高僧不空所译《陀罗尼经》,是说金刚藏窣堵波有种种灵异,一切恶秽皆不能害,窣堵波即梵语塔、浮图之意。丰干知道善谛大师忽然念此经文,定是心中已有外魔入侵,几丧灵台,千钧一发的时刻。他道:“师父,善谛大师到底出了什么事了?”五明长叹一声,低声道:“那日善谛大师念罢这一段《陀罗尼经》,才向我说明,原来当初那些景教徒抢占了胜军寺,不知从哪里找到了极西秘咒,整日钻研。只是谁也没有料到,咒术竟然失控,以至召来魔物,最终寺中景教徒尽遭杀身之祸。这魔物每至六阴日便要破土而出,十年前我与师兄随侍善谛大师守夜,恰逢魔物破土之期,师兄竟被魔物吸血而死。那日我吓昏过去,善谛大师以大光明咒镇伏魔物后,自己也受魔物所伤,心魔渐起。十年已逝,便是善谛大师这等修为,竟然也已无法压住心魔,恰在此时,那色目人便为此事而来。这色目人有摩顶放踵、普度众生之心,真个了不起,可惜他没料到善谛大师心魔反啮时竟会如此厉害,竟然丧生于此。”他说到此处,神情一阵黯然,又道:“善谛大师将此事原委说毕,竟然也圆寂了。原来他心知心魔反啮,便有那色目人帮忙也无法除去,思量之下,惟有以身相殉,镇住妖魔。”丰干只听说过善谛大师坐化于大殿之上,没想到当中竟然还有这许多波折。他叹道:“可是,高判官与这魔物难道有关联么?”那高天赐为官远在鄂州,照理做梦也梦不到刺桐一带,实在难以相信他手下术士一番做作,竟然并不是为了对付无心,而是在胜军寺的魔物上。五明道:“我也不太想得明白。当初那些景教徒死后,寺中还留下一具法器,是也里可温教之物,我将其送还给三一寺了,可是方才却在那色目少女背囊中又发现此物,她身边的那少年,又很可能是术剑门的人……”术剑门!丰干不由暗自咋舌。天下剑派不知有几,术剑门只有三个。但这三个术剑门都是臭名昭著,传说术剑门出来的尽是些旁门左道的妖法术士。那高天赐带来的随从已是左道之士,因为官府出面,胜军寺不得不从,而术剑门来的人又想做什么?五明此时低声道:“胜军寺已是危若累卵,只怕这数代清誉都要毁在我手上。丰干,你说如何是好?”丰干已是茫然不知所措,心想:“师父都不知如何是好,我又怎么想得出来?”他想了想,道:“师父,你说怎么办?”五明也不回答,将烛台交到丰干手中,自己将双手合在胸前,食指曲起,大拇指按在食指上,结成了大日如来剑印,口中慢慢念道:“娜莫三满多母驮南恶尾罗吽。”念罢,双手一错,又结成孔雀王印,接着念道:“曩莫三满多母驮南唵。”这是八叶莲华咒。随着五明的咒文,那尊近五十斤的不动明王像开始慢慢转动。丰干看得大为惊奇,道:“师父,这……这会动的!”五明道:“这道禁门是用八叶莲华咒开启的。丰干,你记着了。”丰干道:“弟子记着。”心中却是一动,暗道:“师父要我记着做什么?难道……难道他怕失传么?”此时不动明王转了个身,“喀”一声停住了,从下面的帷幔中却发出了低低的机括转动声。等这声音停了下来,忽然从帷幔下传来一个沉重的声音。这声音并不响,十分沉闷,不注意听也听不到,五明双手极快地变错,又将八叶莲华咒念诵了三遍,这声音才渐渐弱下去。他这才撩起帷幔, 玩家人数最多的棋牌游戏平台道:“来, 下载量最多的棋牌游戏下去吧。”里面是一个洞口。丰干在胜军寺十来年了, 信誉最好的棋牌游戏平台今日方才知道在这不动明王之下竟然还有这个洞口, 可以赢游戏币斗地主游戏这洞自然便是鬼穴了。他见五明的身影消失在洞中,连忙跟着下去,心中只是惴惴不安。下面曲曲弯弯的一条甬道,却只有两三丈长。一走出这甬道,面前豁然开朗,是个五六丈见方的石室。丰干见师父已站住了,站到他身后,低声道:“师父。”五明将手中的烛火举得高了点,道:“看,这便是妖魔。”丰干只道会看见什么奇形怪状的异物,从五明身后探出头去,哪知这石室正中只是一具石棺而已,别无他物。石柩是六边形的,与平时见到的棺材大不一样,打磨得甚是粗糙。丰干看着这灵柩,道:“师父,妖魔便在里面么?”他话刚说完,忽然觉得脑后厉风掠过,他脑筋甚快,已知遭了暗算,心道:“啊呀,这儿有人,师父已遭了毒手么?”只是他脑筋虽快,手脚却远远跟不上,只觉如遭巨锤一击,登时软软倒下,人事不知。五明站在丰干身后,将一只手缩回袖里。他的大手印功夫炉火纯青,丰干便是全神戒备也挡不住,何况暗算。他一掌击倒丰干,嘴角忽然浮起一丝笑意。五明的模样向来庄严肃穆,一派有道高僧的样子,此时突然现出这诡秘之极的笑意,丰干若见到,只怕打死他也不会信。五明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丰干,喃喃道:“丰干,不要怪师父,这魔头若无鲜血相引,是出不来的。你身虽死,这一件功劳,师父不会忘了你。”他嘴角还带着笑意,伸出手指,在嘴里咬破了,又在棺盖上画了两道。他画的是个倒着的五角星形,手指到处,血痕隐隐发绿。待画完了,棺盖忽然发出“喀”一声响。听到这声响,五明脸上已露出一丝惧意,身体急速向后退去。他刚退出洞口,只听得棺盖发出一声响,已自己移开,从中坐起一个黑影来。五明手掌翻了翻,那不动明王重又转回,地上的洞口也已合拢。合上后,他才长舒一口气。一切都已准备停当,MG电子游戏投注平台就等明天这六阴日了。黑暗中,他终于无声地笑了起来,笑得极是舒畅。回到方丈室,刚走到门口,他的脸色突然一肃,笑容尽敛。他深吸一口气,推开门,进去后又将门掩上,轻声道:“原来你已经到了。”***赫连午端着一盆刚煮开的粥,兴冲冲走了过来,无心提了碗筷跟在他身后。本来这粥是无心煮的,只是煮好后赫连午手脚快,先端了就走。到得门前,正要推门进去,无心忽地抢上前来,道:“莎姑娘,我叫无心,是个火居道士。火居道士你知道吧?可以成婚的……”这番话他早就想说了,直到此时才抢在赫连午头里说出口来。可是话未说完,才猛然间发现屋里竟是空空荡荡,莎琳娜并不在里面。赫连午听得无心的话只说了一半,心道:“阿弥陀佛,这小牛鼻子也有消停的时候。”他端着一盆粥进来,将粥放在桌子,这才发现屋子里竟是空的,失声道:“莎姑娘呢?你把莎姑娘藏到哪里去了?”无心苦笑道:“脚长在她身上,我哪儿管得住。”他心头却暗自叫苦,心道:“不妙,不妙。”此番到胜军寺来,远非押送一万两赈灾银那么简单,宗真大师只说要自己小心有变,自己见五明一副有道高僧的模样,只觉在胜军寺里大可放心,却不料还会有这等事。赫连午不知无心想些什么,朝门背后看了看,又去看床底。他小时候在家与兄弟们捉迷藏玩,常躲的就是这两个地方。他正想看看墙边的橱里有没有,地面忽然一震,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一把扶住桌子,叫道:“怎么回事?是地震了?”这一记震来得快,去得也快,可是却不曾听到雷声。赫连午抬起头,却见无心脸色忽然变得极其凝重,平时的轻佻儇薄已荡然无存,心头一动,暗道:“咦,这牛鼻子换了个人?”道:“牛……道长,发生什么事了?”地面又是一震。这一记震动更加剧烈,屋顶的瓦片也有一些被震落下来。此时已经睡下的僧侣都已钻出房来。这些和尚平常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此时衣衫不整,面如土色,在暗淡的烛光下,一个个倒更如刚从饿鬼牢中逃出来的孤魂野鬼。他们一个个交头接耳,想不通出了什么事,胜军寺中几乎与一个菜市场相仿。这时一个和尚忽然高声道:“要地震了,五明大师要大家速速到外间避难!”这人声音甚响,周围顿时静了静。赫连午心道:“真是位有道高僧,胜军寺也不愧为名刹。”哪知他念头未落,寺中便如一锅煮开了的水一般,爆发出一阵哭叫。那些和尚原本就是惊弓之鸟,听这人一喊,场面更是混乱,操起细软争先恐向地向门外冲去。和尚虽说四大皆空,五蕴也是皆空,但刺桐本就繁华,各人佛财倒有不少,随身带的包裹大的几乎有铺盖卷一般,小的也有个提篮大小。这般一来,更是混乱不堪,混乱中只听得大殿上又是一声巨响,震得屋瓦都沙沙作响,似乎整个屋顶都要塌下来,和尚们更是吓得魂不附体,在门口挤作一堆,恨不得背生双翅飞将出去,惟恐落后于人。赫连午茫然不知所措。胜军寺有大小僧众百余人,挤在一处时,着实可观。方才这一声巨响中,他隐约听到一个女子惊叫之声。胜军寺中的女子若不是和尚暗藏春色,就只有莎琳娜一个人了。他心中一慌,运起天地听功夫细细听来,却又听不到了,倒是听得无心喃喃道:“是有人提前发动了鬼穴?真这么不要命么?”他心中大奇,刚要问鬼穴是什么,无心道:“赫连兄,事情有变,你快走吧,我一个人护不了你周全。”赫连午本已有夺门而出的念头了,一听无心这般说,胸中豪气大增,笑道:“无心道长太小看我了。我神剑赫连氏一门,名动江湖,行侠仗义,除暴安良,什么时候会临阵脱逃的!”他本来已经朝着大门口了,此时却从背后取下剑囊握在手中,大踏步向大殿走去。看着他的背影,无心苦笑了一下,喃喃道:“宗真大师,你可要快点来啊,我可支撑不了多久。”***此时正交五更,是一夜中最黑暗的时刻,而大殿更是暗无天日,仿佛浸在浓墨之中。站在大殿门口,赫连午心头一震,不敢再踏进去。大殿中原本有长明灯,此时灯火俱已熄灭,里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一股香烛的味道中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腥臭,让人极不好受。他探进头去,叫道:“莎姑娘,你在里面么?”心中惴惴不安,既盼着莎琳娜就在眼前,又怕她真在里面。头刚探进去,黑暗中一阵厉风刮面而过,堪堪扫到赫连午的鼻尖,带着一股恶臭,中人欲呕。他大吃一惊,还没回过神来,只觉后颈一紧,却是无心一把拎住他的衣领,将他拉了出来。一出来,赫连午大大喘了两口气,小声道:“那是什么东西?”方才这大殿中仿佛有一头凶猛之极的妖兽,他心中极是担心那是莎琳娜变的。无心却从怀里摸出一道符来,小声道:“张嘴。”赫连午不明何意,还是将嘴张开了,无心手一翻,贴在赫连午嘴上,赫连午只觉一股热气从嘴里涌入胸中,吓了一跳,道:“你给我吃了什么?”无心却掩住他的嘴,小声道:“别说话,进去!”轻轻一推赫连午,两人同时进了大殿。这回进去,那股恶臭已觉淡了许多,而且大殿里竟然有少许光亮,依稀可以辨认了。赫连午忽然见大殿当中影影绰绰有个人影,他睁大了眼,惊得不敢做声。那人圆颅直裰,赫然正是五明!赫连午见五明救醒莎琳娜时,浑然是个有道高僧,心中极是敬服。但此时的五明却已完全不同,在黑暗中双眼放光,正如猛兽一般往四周巡视。只是他对赫连午与无心浑若不见,扫到他们这边便又转了过去。而在五明脚下,有一个横在地上的黑影,从中露出一只雪白的手来,手中还抓着一具灿然生光的圣光。是莎琳娜!赫连午只觉脑子里一阵炸响,几乎要喊出来。他见无心正小心翼翼地向五明走去,每一步踏出时都极为谨慎,心知若是喊出声来,那是害了他,这声喊到了喉咙口又硬生生吞下。无心绕着五明走了一圈,每走几步,又弯腰往地上放了些什么东西。赫连午见过无心的本事,心知这道士法术武功皆是甚强,竹林中那敌人如此奇阵也困不住他,心中有了三分信心。见无心走完一圈,直起身子来,已知他布置完毕,马上就要发动,暗中舒了口气。他却不知无心心中正在暗暗叫苦。原本计划得滴水不漏,此事在六阴日发动,明日宗真大师便会赶到。哪知竟然提前了一天。现在孤掌难鸣,他实在不知如何是好,心慌之下,这个地户金锁阵布到最后一处,脚忽地一崴,一个踉跄。

  双色球第2020016期奖号为:05 06 08 17 24 27   07。红球重号:08 24,红球连码:05 06。

,,手机能赚钱的麻将游戏合集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MG电子游戏投注平台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